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首页 新闻信息行业信息查看内容

保理业务中应慎重考虑「预扣利息」行为(转载)

2018-3-30 00:00| 发布者: 商信宝| 查看: 96| 评论: 0

商业保理公司在开展商业保理业务过程中与客户约定的还本付息方式千差万别,充分体现了民事主体在从事民事法律行为活动中的意思自治原则,也即参加民事活动中的当事人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享有完全的自由,按照自己的自由意思决定缔结合同关系。但意思自治不可能无限制的让当事人自由决定,这个自由的前提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

一、对“预扣利息”问题的浅显看法

1、对利息的法理分析

在民法上,孳息分为天然孳息和法定孳息。天然孳息指因物的自然属性而获得的收益,比如,果树生长的果实、母牛生的小牛,母鸡下的蛋。法定孳息指因法律关系所获得的收益,如贷款人根据贷款合同取得的利息等。

原物和孳息不具有整体和部分的关系。整体与部分的关系,简而言之,即是部分构成整体,整体是部分构成的。而原物与孳息不具有整体和部分关系,决定了原物和孳息是两个独立的、不相容的物。从物理上,独立存在、有着各自的机能,从而发生原物与孳息关系。

对于本金和利息来讲,本金是原物,利息是孳息,本金和利息不是整体和部分的关系,二是独立和不相容的关系,从这一点来讲,怎么可能从本金中切割分离出利息?怎么可以从本金中“预扣利息”呢

孳息的取得不以原物的消灭为代价。孳息的取得,不能消灭原物。所谓原物的灭失是指原物在物理上或者法律上丧失独立存在的客观状态。

对于本金和利息来讲,利息的取得同样不能以本金的消灭为代价,如果从本金中“预扣利息”,这样相当于预扣金额的本金是不是被消灭和转化了呢?是不是违背法定孳息的法理呢?

2、利息的法律分析

2.1相关法律规定

《物权法》第一百一十六条规定:天然孳息,由所有权人取得;既有所有权人又有用益物权人的,由用益物权人取得。当事人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法定孳息,当事人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取得;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交易习惯取得。

《合同法》第二百条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

2.2保理业务对与利息相关法律规定的适用

首先,保理合同属于无名合同,根据保理合同的性质以及《合同法》 第一百二十四条的规定:本法分则或者其他法律没有明文规定的合同,适用本法总则的规定,并可以参照本法分则或者其他法律最相类似的规定,故“预扣利息”问题应当参照《合同法》分则中借款合同的相关规定以及《物权法》的相关规定。

其次,《物权法》与《合同法》对法定孳息的规定显然区别很大,前者是授权性规范,后者是禁止性规范,具体到利息能否预扣这个细节问题上,该适用哪条规定呢?根据《立法法》第九十二条的规定:同一机关制定的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特别规定与一般规定不一致的,适用特别规定;新的规定与旧的规定不一致的,适用新的规定。

《物权法》第一百一十六条对于利息的规定属于一般规定,《合同法》第二百条对于利息的规定属于特殊规定,从这点来讲,“预扣利息”行为应当适用《合同法》的规定。《合同法》系1999年3月15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物权法》系2007年3月16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物权法》第一百一十六条对于利息的规定属于新的规定,《合同法》第二百条对于利息的规定属于旧的规定,从这点来讲,“预扣利息”行为应当适用《物权法》的规定。

根据以上内容,这两部法律的相关规定出现了新的一般规定与旧的特殊规定的不一致的情况,因此再根据《立法法》第九十四条:法律之间对同一事项的新的一般规定与旧的特别规定不一致,不能确定如何适用时,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裁决。看来“预扣利息”这个问题目前尚不能下定论。

虽然目前保理业务中“预扣利息”问题尚无明确的法律法规来适用,但从孳息的法理分析以及对相关法律适用的探讨,笔者更倾向于“保理预扣利息不合法,本金应扣除后计算”这个论点。

二、结语

随着保理业务的蓬勃发展,涉及保理业务的纠纷日渐增多,但司法界、法学界对涉及保理合同纠纷的问题始终缺少回应,既不存在处理保理合同纠纷的司法解释、批复等相关法律法规,也缺乏优秀的指导案例以资参考。不过,在相关法律法规完善规范之前,商业保理公司在法律实践中,应尽可能保守的参照传统借款合同的相关法律法规来论证保理业务法律风险。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商信宝  

Copyright © 2014 Week and Comsenz Inc. Powered by Week Discuz! X3.3

返回顶部